盈飛無限王金萍:全景式解讀中國智能制造升級圖景

關鍵詞:盈飛無限,智能制造,中國制造

導語: 2017年中國制造企業面對哪些深層挑戰?智能制造如何從口号變成企業紅利?中國制造業的質量管理問題在以怎樣的路徑改善?制造企業轉型比拼的關鍵是什麼?鳳凰文創專訪全球質量智能領導者盈飛無限中國區總經理王金萍,為大家全景式解讀中國智能制造的升級圖景。

2017年對中國制造企業來說,将是充滿希望也面對疑惑的一年。

從年初宗慶後、董明珠等“實體經濟”大佬對馬雲的集體讨伐,到李克強總理關于新經濟為代表的“生産性服務業”也是實體經濟一部分的論述,都能看出新技術、新制造所帶來變革的激烈程度和影響深度。

那麼,2017年中國制造企業面對哪些深層挑戰?智能制造如何從口号一步步變成企業紅利?中國制造的質量管理問題在以怎樣的路徑改善?以及2017年制造企業轉型比拼的關鍵是什麼?帶着這些問題,鳳凰文創專訪了全球排名第一的實時SPC軟件解決方案提供商InfinityQS中國區總經理王金萍,全景式解讀中國智能制造的升級圖景,以及如何把握人口紅利消失後的下一個技術紅利機遇期。

 

  • 信息化和智能制造兩個關鍵,滲透到企業中心地帶

    鳳凰文創:2017年已經開始,以您的觀察,今年對中國制造影響比較大的趨勢會有哪些?

    王金萍:在大量的中國制造企業,尤其是比較高端的中國制造企業裡,信息化和智能制造這兩個關鍵詞,已經越來越滲透到了企業的中心地帶。我們見到越來越多企業把這些理念或者口号付諸實踐。比如海爾這種龍頭企業,已經把信息化概念滲透到每一個環節,從不同生産部門,到後端客戶服務,以及前端供應商的整個産業鍊條。

    2017年這個方向會繼續深化,當然是不是已經到了我們之前預期的一個深度,一個狀态,包括我們在内也拭目以待,希望與客戶一起進入産業升級的深耕細作和深度升級的階段。這是我們對2017年的預見,同時也希望看到的一個變化。

    InfinityQS中國區總經理王金萍

    圖示:盈飛無限中國區總經理王金萍

  • 對數據價值的深入挖掘是當前制造業的新變化

    鳳凰文創:信息化和智能化方向下,當前制造業在發生哪些具體變化?

    王金萍:比如企業對數據的重視程度,對數據價值的挖掘是這兩年我們見到的非常大的一個變化。

    中國很多領域的管理,無論在生産制造領域,還是商業管理領域,真正的數據化變革是這些年的一個新動向。原來的決策還是靠人、靠拍腦袋、靠經驗,現在數據的價值越來越多地體現到了商業企業、制造企業的日常管理細節裡。從高層的管理層,到中層的執行者,再到下面普通的一線員工,我認為他們對數據價值的認同都越來越高,對它的理解越來越深刻,對它的應用越來越深入和具體。也更多地體會到了數據管理、數據分析對他們的智能制造或者産業升級帶來的一些紅利,這也是我們看到的一個新變化。

    未來兩到三年,雲技術在商業和制造企業會出現井噴
     

  • 未來兩到三年,雲技術在商業和制造型企業會出現井噴

    鳳凰文創:除了數據價值的深入挖掘外,您感到制造業企業還在發生哪些具體變化?

    王金萍:還有前些年人們經常提到的雲技術,雖然之前在消費領域已經非常快地大面積普及,但是,在制造型企業裡,雲技術的應用(比如:“所見即所得”,“産品即服務”)還是在逐步深入的過程,我們認為在未來兩到三年裡,雲技術在商業和制造型企業的應用,會出現一個類似井噴的狀态。

    鳳凰文創:這幾年企業提到雲協作、雲管理的概念不少,給人一種雲技術在制造企業裡應用很多的感覺,怎樣理解過去幾年雲技術在制造企業裡的應用相對滞後的現象?

    王金萍:相對于個人消費領域、快消品領域,制造企業的雲技術應用落後了一步。制造企業的雲技術應用,最開始大家見得比較多的,可能是客戶關系管理,也就是CRM。通常一個企業裡最關注的是客戶關系,涉及銷售、市場、營銷這些環節,所以客戶數據這部分是最早進入數據化,應用雲技術的。另外往前端看的話,供應鍊、供應商這部分的雲技術應用,也是企業比較關注的。

    但是,相對比較薄弱的環節,是中間部分,也就是從供應商環節,到産品最後交付之間的中間部分裡,高新技術、IT技術、信息技術的應用相對晚一小步。當然這種滞後是一個相對的概念。

    但總體上來說,我們在2015年、2016年裡,見到非常多的企業有了長足的進步。像華為這樣的企業,對研發、生産過程的管理、客戶關系管理一直非常重視。還有一些企業相對來說會慢一點,比如家電領域,但其智能化改造正逐步進入一個如火如荼、争先恐後的狀态,這是我們看到的變化之一。

    對數據價值的挖掘,将重構企業的供應鍊和服務鍊
     

  • 對數據價值的挖掘,将重構企業的供應鍊和服務鍊

    鳳凰文創:那麼,您怎樣看待當前數據挖掘的深化給企業帶來的價值?

    王金萍:我們所說的大數據,不僅是把客戶的信息掌握得盡可能豐富,而且現在還把客戶的數據直接與供應鍊的數據,以及企業服務和生産制作過程的數據全都關聯起來(打通整個産業鍊)。

    比如說家電行業,會通過大數據的應用和分析,了解客戶的喜好,他們的食品是在以什麼樣的頻率,消耗到什麼樣的程度?在什麼時候需要提醒客戶補給?或者在什麼時候需要提醒客戶進行零部件的替換更新?這就是數據價值的挖掘進入到更深層次的一個例子,也是大家最容易理解的一個例子。

    消除信息孤島,中國企業将迎來新紅利時代
     

  • 消除信息孤島,中國企業将迎來新紅利時代

    鳳凰文創:可不可以這麼理解,數據挖掘能夠讓制造企業打造一個與上遊供應鍊、下遊客戶一體化的協作系統,您平時怎樣描述這個一體化協作系統的價值?

    王金萍:原來的情況我們叫做“信息孤島”,就是客戶的數據是一部分,然後供應商,以及生産數據,是另外兩個孤島,工藝改進方面又是另外的一個信息孤島,它們之間沒有特别強的關聯性。所以企業做決策的時候,沒有辦法有效地把不同領域或者環節積累的客戶信息、生産信息、供應商信息等有機地關聯起來,把它們的價值最大化。

    現在由于數據挖掘相關的軟硬件水平提升速度非常快,讓我們打通“信息孤島”,把數據價值最大化有了可能性。在原來,數據的即時響應、實時獲取,都很難或者成本很高,所以不現實。現在随着成本降低,數據應用的效率也提升了。

    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大環境下,中國企業尤其是高端制造企業來講,迎來的是一個人口紅利過去以後的一個新紅利時代,中國制造業企業有非常大的技術紅利。

    技術紅利,中國人口紅利消失後的下一個機遇
     

  • 技術紅利,中國人口紅利消失後的下一個重要機遇

    鳳凰文創:人口紅利減弱以後會迎來新的技術紅利期,您怎樣解讀中國企業面對的技術紅利期概念?

    王金萍關鍵詞就是機遇,時間點非常的重要。我們中國企業在這方面一般不是始創者,我們是拿來的,但是拿來的時機非常重要。

    包括我們剛剛講的雲技術、大數據,說實話它們早生三五年的話,因為成本很高,大家的認識理解,以及在中國的普及程度不夠高,作為中國企業很難享受到這個技術紅利,而現在不同。所以,認識到技術紅利的機遇期是很重要的。

    到目前為止,我個人認為,對那些定位比較高,對自己有一定的要求,有足夠的社會責任感,有實力的企業來講,留在中國這樣一個大的消費市場裡,應該說是非常有優勢抓住這個技術紅利期的。
     

  • 把握技術紅利機遇期,關鍵是補上“軟實力”短闆

    鳳凰文創:中國制造業企業要從受益于人口紅利,轉型到受益于“技術紅利”,把握技術紅利機遇,應該做哪些調整?

    王金萍:基于我們對中國一些比較領先的制造企業的跟蹤調查,發現雖然技術紅利存在于這裡,但是你能不能充分享受這個紅利,并不一定。因為的确還是有大量的企業,它們可能更多地是在做一些所謂的表面功夫,整體看起來智能制造的形有了,但是這個神是不是有了?

    我個人認為,中國企業現在在硬件方面的發展仍然大大快于軟實力的增長。比如IT這個領域,我們硬件環境、設備,這些都到位了,但實際上,這個東西出來了以後,比如數據的應用分析,現在很缺數據分析的專業人才,這些投入能不能好好利用起來?并且數據分析結果出來了以後,企業的決策層有沒有真正把這個分析結果,運用到企業決策裡面去?這些還是要回到了管理中一些原始性的問題上,而不是技術就能改變的問題。隻不過在這樣一個技術紅利的時代下,便利的工具和低成本的工具給管理層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  中國制造質量管理水平,正在技術紅利中進入快速升級期
     

  • 中國制造質量管理水平,正在技術紅利中進入快速升級期

    鳳凰文創:中國制造的質量問題,對中國企業來說可能比較敏感,作為全球排名第一的質量管理軟件服務者,您認為技術紅利正在為中國企業的質量管理帶來哪些改變?

    王金萍:總體來說社會在變化,消費者需求的升級可能快于我們的産業升級,這個情況将會促進中國企業的質量管理進入到一個快速升級期。

    我們看到這是一個倒推的鍊條:從市場需求、從消費者的這個端頭,一直倒推到制造型企業,然後會往前端的供應商去延伸。

    有一個很有趣的數字,原來我們的客戶在做質量改善、提升的時候,更多的動力是來源于客戶的壓力,有時是為了應付客戶的審核需求。但根據我們今年剛剛統計的數字,大概65%的客戶,在做質量改進和提升的過程當中,他們的動力不再是來自于客戶這種客觀、被動的壓力,而更多是來自于自己内部的管理提升。因為他們要在産業升級的過程中生存下來,而且要生存得更好,必須要主動做這樣的變化。這個是我們看到的一個非常可喜的變化。
     

  • 中國制造質量問題引發的世界性新聞正在減少

    鳳凰文創:似乎近兩年中國制造質量問題引發的全球性報道在減少,是有這樣的趨勢嗎?

    王金萍:我們也注意到,其實随着自媒體越來越深入,理論上來講,如果有任何的質量事故,我們會更快速、更全面地看到它見諸媒體。但是,我們也的确是發現,這方面的報道是在減少而不是在增多。

    智能制造的一個副産品,就是提升中國質量水平
     

  • 智能制造的一個副産品是提升中國制造質量水平

    鳳凰文創:智能制造的趨勢對制造業質量水平提升有多大影響?

    王金萍:智能制造原本可能是一個效率的概念,質量管理水平的提升原來是智能制造的一個副産品,現在變成了一個非常好的結果,産品質量控制在了一個可預測的範圍,而且出現質量問題的話,要召回也好,追溯也好,效率會提高很多,并且成本會低很多。從企業到消費者都是裡面的受益者。
     

  • 2017年之後的中國智能制造,将從起步期向成熟期升級

    鳳凰文創:2017年中國智能制造會有怎樣的發展?

    王金萍:目前中國大部分制造業企業還是處在智能制造比較早的投入期,有的還在觀望,有的已經在做一定嘗試,也有的在試錯,走了一些彎路,有很多的教訓。但總體來說,現在屬于智能制造的早期階段,還在摸索階段。從2017年以後,大概兩三年的時間裡,我個人預測智能制造是有一個向深度發展,應用更成熟,并規避一些風險和避免原來的彎路,進入一個比較成熟時期的過程。

    2017新年建議,擁抱變化,重視軟件,堅持到最後
     

  • 2017新年建議:擁抱變化,重視軟件,堅持到最後

    鳳凰文創:2017年,您對制造業企業有哪些建議?

    王金萍:建議有幾點,第一點是制造企業要擁抱新鮮事物、新生事物,不要去拒絕它,把它的精華為我所用。

    這一點我非常有信心,我覺得我們中國人,自古以來在這一塊是做得非常好的。除了自己的原創的東西以外,對于外界的新鮮事物,隻要我們的國門是敞開的,拿來的鑒别力、鑒賞力是非常強的。

    至于說它怎麼在我們的土壤裡生根、發芽、開花,這個是需要去“澆灌“的。在這個過程中,就不隻是第一梯隊裡的這些決策者們或者先行者們能做的,而是企業和機構的整個執行層面,怎麼在把好東西拿來以後,在我們本地化的環境裡,讓它更适合我們中國的土壤去落地。

    第二建議就是硬件的引進是相對容易的,但是夯實軟件基礎這部分,我是衷心地希望能夠引起更多的管理層、職業經理的重視。不僅僅是把智能制造的“形“做在那裡,而且要把它的“神”抓住。這樣的話,才不負我們前期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的投入。

    未來必然會有“潮水”往後退,到底是誰在裸泳一望便知的階段。所以我會希望更多的企業把更多的時間、精力花在執行的落地和“形神兼備”的基礎夯實上。

    另外,如同醫生看病,當你經過了前面的診斷階段,具體能不能實踐,這是挑戰我們人性裡面的一些弱點的。比如,有了對身體狀況的了解,有了治療方案,那麼持續不斷地堅持鍛煉,你能不能堅持?能不能按照醫生要求的頻率、時長去堅持,這确實是比較難的,在挑戰我們人性裡的弱點。這是挑戰企業真正的執行能力,以及韌性磨煉的一個過程。所以,真正有含金量的行業、領域也好,在接下來的三五年的時間裡,我個人認為大家拼的就是一個誰能夠堅持到最後的事情,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這是很難也很有含金量的比拼。

 

從質量到卓越的第一步

下一步
http://m.juhua358375.cn|http://wap.juhua358375.cn|http://www.juhua358375.cn||http://juhua358375.cn